CFA  距离考试还有    天

400-700-9596


顶级金融女孩儿的逼格故事

发表时间:2014-11-04 01:05 编辑:金程网校 告诉小伙伴:
0

12年间,辗转投资、银行和保险等金融业三大系统,从销售到后来销售管理和培训,工作一直和销售有关,从不觉得厌倦。人们多以为,不过是因为这一行拥有较高的收入。这样的想法实在保守、无趣。对我而言,其实做销售最大的乐趣,便是那些有趣的客户。

12年间,辗转投资、银行和保险等金融业三大系统,从销售到后来销售管理和培训,工作一直和销售有关,从不觉得厌倦。人们多以为,不过是因为这一行拥有较高的收入。这样的想法实在保守、无趣。对我而言,其实做销售最大的乐趣,便是那些有趣的客户。

就 像旅行的乐趣分为两次:一次是在路上看风景,一次是回来看照片重新回味,做销售的乐趣亦如是。在金融业,做销售的乐趣就是每天可以和许多有钱的成功人士交 流,而工作结束后再把那些有意思的事情写下来重新回味,便有了两次乐趣。这快乐,甚至让我并不觉得那些年熬夜加班的工作有多辛苦。

12年间,在这个圈子颇见识了一些人和事,不忍将他们湮没在岁月风尘中,于是分享出来,供诸君一乐。若还能有所思,便是赚了。

投资圈:当人性离金钱最近

上海小男人

刚到上海,误打误撞进了金融业,当时公司同事普遍不愿意做上海客户,原因是上海人比较精明、麻烦,一般也很难签下合同,而我的第一个客户,就是上海人。

正常的工作程序走完,谈妥,准备签合同了。他带了他的法律顾问过来一起研究,研究完条款,还不想签字,开始问我:

客户:x小姐,你是学金融专业的吗?

我:不是,我学中文的。

客户:那你怎么做金融呢?

我:毛泽东也不是学政治专业毕业的啊。

客户:这个……那你是哪里人啊?

我:湖南人。

客户:那你现在住在哪里啊,身份证号码能报给我吗?

我:……

客户:你一个湖南人跑到上海来做什么呢?

我起身,把合同拿过来摔在桌上:我告诉你,我根本就不爽你这种上海小男人做我的客户!

客户惊愕,这时他的法律顾问赶紧站起来笑着说:别生气,我们上海小男人就是这样的!

后来这合同签了,而且他还帮我介绍了一些很好的客户,也一直随着我跳槽去新的公司,一直由我帮忙打理他的资金。

上海大男人

这小男人很快帮我介绍了一个大男人客户。

电话里聊过,客户蛮认可,于是跟我说:我给你我家地址,你直接去我家找我太太拿我身份证……上海人其实蛮少请人去家里的,尤其是一个没见过面的人。

接下来要汇款到公司,有一天大男人约我,我上车后他给我一个塑料袋,说钱在里面,我打开一看,三万美元现钞,他说没时间去银行,直接把家里现钞拿来了,让我点点……我晕,那是我第一次看见美元,而且,我哪里能辨别真假啊,万一有一张假的可就亏了……2002年那时汇率 还是1比8啊。我定定心,豁出去了……我笑笑说,不用点,我相信您……这话绝对是咬牙切齿说的。他坚持连收条都不要我写,说相信我。

当然钱都是真的,也一张不少。

帮他赚钱了,他请我吃饭,聊天时说,有一次应酬,他们四个人在夜总会喝了200瓶啤酒,一直喝到早晨9点……回房间就倒了。

难怪,上海出产小男人,但是也出余纯顺。

赌徒

有个客户,极其爱赌。

当然开始并不知道,他绕弯问我爱打牌吗?

我说不爱,劳命伤财的,烦死了。去年公司奖励全球业绩最好的员工去拉斯维加斯豪赌一晚,我还问老板能不能换去巴黎shopping呢。

他说那他就放心了,我奇怪他放心啥,他跟我说了个故事。

他 第一次去拉斯维加斯就输了个精光,路费都没了,于是打电话给家人,家人寄了路费,他不甘心,又去赌,又输光。这次改叫朋友寄钱,忍不住,钱到手后又去赌, 想扳本,复输光。再无人给他寄钱,于是在那边开大卡车,攒够路费回来,慢慢又积累点资金。但是从此不再碰风险高的投资。

不过,他愿意把钱交给一个不喜欢赌博的人去玩,他在旁边看着。

我就成了那个帮他玩牌的人。

有次请我吃饭,等红灯的时候,他跟我打赌,赌第三辆过来的车牌尾号的单双。

吃饭的时候,点了一个菜,浇了番茄汁的鸡大腿,他坏坏地问我知道菜名吗?我摇头,他嘿嘿笑。

菜名是“处女之夜”。

他貌似很有民族自尊心,虽然是一家外资公司的合伙人,但坚持不取英文名字,非要他的老外合伙人很别扭地叫他的中文名字,还告诉我所谓的vip就是非常有趣的猪头。

他们全家去普陀烧香,非要拉着我去,于是同去。海风徐徐,船儿摇摇,他问我有钱了干嘛,我笑说我是穷人,他说你有钱了买个小岛吧,开个赌场,我一定来捧场。

不如生个叉烧包

我的老板很喜欢美食,有我这么傻的人没日没夜帮他赚钱他也省心,几乎每次来国内都请我们大家吃饭,很开心的。

有一次是快过年了,他跟儿子一起飞过来公司聚餐。我们吃的粤菜,吃到最后我看有一盘叉烧包没怎么动,就问大家还有人吃吗,没人吃我就打包了。老板说你那么爱吃啊,我说不是啊,我妈妈没吃过,我带回去给她尝尝。那段时间我正好接了父母来上海小住。

老板听了,指着他的儿子说,我羡慕她的父母啊,生你这样的儿子,不如生个叉烧包!

另类煤老板

谈过一个客户,完全颠覆了煤老板在我心中的形象。

他约了我在星巴克,而且是他指定地点的星巴克,浦东的一家。其实我还蛮喜欢客户定地方,可以稍微了解客户的一些喜好风格之类的。

是一个位置不错的地方。我们坐下来谈的时候,他淡淡地说,上海的星巴克,我最喜欢的就是这家,四季望出去都有鲜花。他长得有点象梁朝伟,若不是之前知道他是在印尼开煤矿的,我差点以为他是一些IT精英或者网络新贵。

他很聪明,我们的谈话也就非常轻松。他要了一些资料,想带回HK给他的法律顾问再看看,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一周后可以签合同。

合同的金额是500万。

也是我谈过的很大的一单了,回家的路上小激动了一把。虽然我一向不是这么幼稚的,没签字之前什么可能都有,不过那次我们谈话的气氛实在太好,我就有点得意了。

一周后,他跟我说,摩根也在约他,他想再比较一下。

最后的结局是,他说非常认可我,可是即使是亏损,也愿意让摩根去亏。

那次之后,我决定换个平台发展了。

红女郎

一直以来都是在男人的世界中混,投资圈女人不多,强压力下有时都几乎忘记自己的性别—–职场名言: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畜生用啊。

客户里面女人也不太多,仅有的几个,想想,都是蛮优雅的小女人……仅指外貌,骨子里可都是刀枪不入胳膊上能跑马的女强人

有一次一个女人给我打电话,说是一个朋友推荐过来的。其实我不太喜欢女性客户,女人嘛,一般偏小气,斤斤计较,我懒得耗费时间和精力去伺候她们……虽然我也是女人。

于是约了下午5点在我办公室。女人娇小玲珑,胭脂红长裙,长发用一根簪子松松挽住,两粒泪珠型红宝石耳环摇曳生姿,五官很秀气,整个风格既古典又流浪。大概我平时太想这样打扮而不能吧,10年前的事情了,宛如昨天。

她很健谈,问了很多问题。她当时刚从一家大公司跳槽,卖了一些公司的股票,手头有笔现金闲置在找方向。关注收益率,风险承受能力也ok,有好的教育背景,沟通很轻松,正是我的目标客户。我们从下午5点谈到晚上10点,我帮她解答了所有的疑问,其间我借出来帮她倒茶之际赶紧吃了两颗糖。我有低血糖,可千万不能谈着谈着就晕过去了啊。

我只是奇怪她怎么不饿啊。

谈完后她天良发现,说咱们是不是没吃晚饭啊,怎么肚子饿了啊,走请你吃饭去。

吃饭的时候聊天,她聊职场,说女人嘛,在职场上一定要有点绯闻,否则说明你没魅力。但是呢,不可绯闻成真,成真了就没魅力了,永远要给人希望,但是永远要让它只是希望,这就要拿捏得当。

我看着她精心保养的脸,清纯而性感,由衷叹服。

忘年交

一个50多岁的海归。这一代人,有很强的忧国忧民情怀。

第一次见面,他让我定地方,我尊重他,让他定,他坚持让我选择,于是我选了衡山路上的一家咖啡馆。我喜欢那家的软得塌陷下去的白色沙发,还有店里随处可见的火焰一般的天堂鸟和亭亭玉立的马蹄莲。

见面后相谈甚欢,他说让我选地方,是想看我的品味,了解我平时都去什么地方,跟什么层次的人交往,也就知道了我服务的对象的圈子—–唉,上海滩的水有多深啊,步步为营都防不胜防。

工作的事情还没谈几句,他看着窗外,愤愤地说政府的人不管事,这么多出租车在街上放空车跑,不环保又浪费能源,他要打市长热线。我很惊讶他的“愤中”情怀,也惭愧自己的不入世。

我 闲闲说起,以后有条件了想把父母移民出去,享受国外的高福利,也算了却一桩心愿。他看着我,慢慢地说,老外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中国人,国外的高福利也是他 们几代人辛苦奋斗积累才有今天的享受,可是很多中国人并没有为他们的国家做什么贡献,就直接过去享受人家的高福利,只会受人鄙视。说得我无言以对。

他很善良,在国外资助了20多 个黑人小孩,国内资助了一个贫穷的女学生直至其大学毕业。这个女孩后来在联合国工作。有次他去美国看她,她请他吃联合国的工作餐,回来后他跟我聊起此事, 有点失落地说:她还是有点自卑的,我希望她能象你的性格,更开朗更阳光。我笑说那是因为我没心没肺,我哪里有人家优秀。他很认真地说,我只是希望她快乐, 象你一样经常有笑容,看到你灿烂的笑容就什么烦恼都没了。那一刻我感受到一颗父亲的心。

我一度脚扭伤在家工作,他怕我闷,没事就给我打电话,问我有没有煲汤,我说有啊,天天吃猪蹄汤补呢。他严肃地说,你买的是左猪蹄还是右猪蹄啊,我没反应过来,问怎么啦,有什么区别吗?他继续严肃地说,你伤的可是右脚啊,要买右猪蹄才管用。

我说天天在家呆着都胖了,他说那你现在站起来,还能看到自己的脚趾头吗?

我们聊唐诗,他问我喜欢谁的,我说最喜欢李白的千金散尽还复来,他笑说,你这个小囡囡最大的优点就是把钱看得不重,所以我才放心把钱交给你。

他喜欢养猫。据说他养的喜马拉雅名猫,每个月都要在客厅正中拉屎一次,这才是名猫的特色。

他爱美食。我晚上通宵干活,他有时刚回国倒时差,我们就聊天,聊全国各地的美食,一直聊到口水直流,肚子咕咕叫。

也爱喝酒,经常给我送各色好酒,我以前家中的酒柜里有好多储藏都是他所送,可惜好多洋酒入口太烈我喝不来,竟便宜了那些常来我家的好友了。

我们也聊感情。说起初恋,他很感慨地说,人生最重要就是爱情,可是自己年轻的时候太看重事业了,现在想起来很后悔。

那 时我们都热衷各种咖啡,一次聊到兴起,商量开个咖啡馆,不为盈利就图个乐儿,名字就叫“疯子”咖啡馆,性格中没点疯疯癫癫的不欢迎。我们聊春运,我说想骑 马回家,一骑绝尘,多帅啊,他说最好能骑马上班,多酷啊,什么奔驰宝马的都弱爆了……那些吹牛的时光就这么如水般流走了,每每让我在各种行情数据中绷紧的 神经可以得到美妙的舒缓。

我辞职在外面旅行的时候,他给我打电话,大叫,小疯子你还不回来啊,没人陪大疯子喝酒了。我说我在过神仙日子呢,才不要回来,他笑说,是啊,做了三天乞丐,给个皇帝都不当!

我后来去了外资银行,他很开心,幸灾乐祸地说:终于有清规戒律可以约束你了,你这个小逍遥派。

53楼的咖啡

他是一个地道的老上海人,做皮鞋的。

因为谈的是客户的个人投资,比较私密,很多客户都喜欢安排在晚饭或者下午茶的时间,不愿意占用工作时间,于是我就经常混迹在上海的各餐馆和咖啡馆。

这个客户年纪比较大,50岁左右。他第一次约我是去半岛酒店吃饭,驾驶员开车来公司接我,他已经坐在后座。经过淮海路的时候,他指着外面的一栋高楼,说他的梦想是希望有一天能有一栋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大厦。

就餐的时候他会很绅士地帮我拉椅子,吃什么早就不记得了,只是那天晚上,我知道上海人说的老克勒是什么意思了,只能意会啊。

后来又见了一次,照例是驾驶员来接我,这次他约了在金茂的53楼喝咖啡。我记得那天是阴天,从53楼望出去,什么也看不到,阴阴的。他慢慢转着小勺子搅动着杯里的咖啡,低低地问我,你知道为什么我要约你在这里喝咖啡吗?

我说不知道啊,不过我最喜欢听故事,尤其是成功人士的故事了。

他笑笑,说他当年15岁就来上海打拼,从一个车间的学徒工做起,直到今天做到这家知名鞋厂的老板,中间经历很多曲折。但是他当时有一个很大的动力,就是有一天成功了,要来金茂的53楼喝咖啡,因为这是在上海最高的地方喝咖啡,可以俯瞰整个上海。他觉得自己终于征服了上海滩。

他 后来没有成为我的客户,因为他当时想要我能给他签保底的合约,我告诉他这是违法的,他说在广州有公司可以帮他签,我劝过他不听。一年后他打我电话,说后悔 没听我的,帮他签保底合约的公司倒闭了,老板卷款跑了,现在打官司也找不到人。我也很着急,问他投资了多少,他说陆续投了50万美金进去。

他是有远大目标并且勤奋、有顽强毅力的人,吃亏就在文化不够,唉。

国际长途听恩雅

有一次正在工作,老板从国外打电话来,我手机在充电就用办公室电话回过去,老板说:你还在公司啊?

我说是啊还在忙。

老板说今天周末呢不陪男朋友吗?

我说没有男朋友啊有也没时间陪。

老板说你那边现在几点了?

我说凌晨两点。

老板说周末要陪男朋友的,这样吧,你别说话,我放点音乐给你听。

那是我第一次听恩雅的歌。

看一眼

老 板也蛮坏的,他当时是把我从另外一家公司挖过来,我们第一次见面就谈得不错,他很满意我过往的业绩,我很满意他开的条件。第二次见面是圣诞节了,他下飞机 后给我一个大纸包,说是给我的圣诞礼物,要我当场拆开。是一件柠檬黄的开司米大衣,唯一的装饰是一根同色腰带,居然刚好合身。我很奇怪他怎么知道我的尺 码,他得意地说女人的size他看一眼就知道。

那件大衣是他在银座的高岛屋买的,折合人民币22万。

天生不会拍马屁

老板的儿子有点小纨绔,又想证明自己能做事,晚上就请我喝咖啡聊天,以示对员工的关心。

我也很配合地答应了,并且提醒自己也要学学其他同事拍拍马屁。看到老板的儿子拿出烟来,我赶紧把打火机点燃。老板儿子看着我,半天,然后凑过身子来就我的火,边笑边摇头说:你真是不会拍马屁啊,点烟你要凑过来啊,还要我凑到你跟前来!

原来我傻到坐在位子上点燃打火机然后等着人家把烟凑过来!

唉,人家就是不会点烟嘛!

扬州客

辗转有客户介绍了一个扬州客户,据说此人很有钱,在扬州当地很有名气,如果谈下来,能打开扬州市场。

初步联系,他说如果没问题,可以先投资100万美金……不敢怠慢,于是尽快约了面谈。

想着扬州人都很会慢生活的,我安排在衡山路上的一家茶馆,里面有颇多藏书,我自己平时蛮喜欢去的,当然消费也不菲。

他来了,我差点没昏过去。这厮趿着一拖鞋,穿着大短裤、大汗衫,晃着大蒲扇就如约出现了。我当时想不会搞错了吧,再三确认就是扬州客人,于是寒暄落座,我安慰自己……真人不露相。

他提了很多非分的要求……似乎我们公司可以仅仅为了他一个人安排许多特例,口气很大,而且暗示有很多人脉。我点头微笑应承,他频频点单,一会儿满桌都是点心……我怀疑他在家饿了三天过来的。

谈好,他剔剔牙缝,满意地打了几个嗝,说回去跟家人商量一下,可以先汇款2万试试看,然后起身走人,居然不买单……我气结。

后来他到底也没投资,我猜就是一到处骗吃喝的混混。

黑社会

一个客户,日本海归,蛮儒雅的。有次夏天我们喝咖啡,我隐约看见他脖子上有粗粗的金项链,开玩笑问他怎么也好这个?我一直觉得那是运动员和暴发户的专利,他这么斯文的人?

相关阅读:

  1. 考CFA值不值?哪些领域和职位最看重CFA?
  2. 未来的“CFA分析师、投行分析师”你准备考了吗?
  3. CFA和金融硕士学的东西有多大的差别?
  4. 【CFA职业】金融行业前10名职位要求及证书建议
  5. 持CFA证书靠哪些实际行动求职金融公司
  6. 除了应试,CFA学习还有什么实际作用

400-700-9596
(每日9:00-21:00免长途费 )

©2014金程网校保留所有权利

TOP
X

注册金程网校

同意金程的《用户协议》

已有账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