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A  距离考试还有    天

400-700-9596


CFA还是MBA 你该如何取舍?

发表时间:2014-09-19 06:01 编辑:金程网校 告诉小伙伴:
0

CFA还是MBA 你该如何取舍?

考CFA还是MBA是很多想进修的校大学生和在职人员中问得比较热门的一个话题。每个月,至少会有上百位20多岁雄心勃勃而努力工作、学习的年轻人想金程CFA询问:“我读MBA还是考CFA?”。这里金程CFA小编就详细分析一下CFA同MBA的区别。

首先来说说MBA,第一,决定你自己对MBA学位的期望与学位能够为你带来的帮助是否相一致是至关重要的。MBA项目提供了三种不同类型的益处,而这些益处在不同学院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1、实际领导力和管理能力

过去几十年来,管理教育发生了意义非凡的改变。之前,管理教育注重在诸如金融与操作领域的定量分析,鲜少关注组织的其他层面。因此,MBA学位获得者往往被认为是统计专家,只会目光短浅地分析数据,完全游离在现实世界中管理者会面临的挑战之外。

而MBA项目以将其领域扩展到例如策略与组织行为和领导力来回应这一偏见。商学院的课程仍然集中在定量上,但是,正如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的院长加斯·萨罗那对麦肯锡公司所说的那样,“我认为,作为管理教育,金融量化能力和供应链管理,还有会计和其他课程,都变得越来越标准化,变成你所认为的保健因子:每个人都需要知道。”

商学院已然认识到,只提供量化分析训练是不够的,因为毕业的校友在离开学院的几年内,会通过他们领导和管理他人的能力而不是通过作为独立贡献者的天赋来增加自身的价值。而要达到这些更高领域则需要一套完全不同的人际交往能力模式。萨罗那继续表示,“更柔和的能力模式,真正的领导力,和他人合作和通过他人执行的能力,仍然是十分稀缺的。”

但是,在MBA项目中,针对这些领域进行素质训练的能力资源分布十分不平衡。最好的学院已经最优发展领导力和人际交往能力,正如斯坦福如今每年向超过400名学生提供12个人际动力学分支学科以供学习,这使得这门劳动力密集型课程成为我们的最佳选修课程。而稍次一级的学院正在努力赶上,但却很难再这些领域建立高质量的项目。

哈佛的比尔·乔治曾说过:“我认为,领导力是无法被教会的,但可以通过体验性的活动来学习到,”在这些体验性的活动中,我们将学生聚到一起,帮助他们理解他们的能力和局限,向他们提供反馈,提升自我认识,而这些活动与传统的授课方法相比,有完全不同的教学方法。

我并不是在建议说,MBA提供的量化和专业技术能力没有用处,这些完全是有用的。但是个人越来越可以通过其他方式以更低的成本来获得这些能力。MBA项目的特殊优势在于,它给学习者提供了一个在由同学组成的团队中,通过一系列当前研究指导下的体验性课程,发展培养领导力和人际交往能力的机会。所以,问问你自己:

我正考虑的MBA项目是不是提供了实际领导力和管理训练?

这些课程建设得如何?它们从学院获得了多少支持?它们从周边社区又获得了多少支持?

已经毕业的校友们对他们在学院的经历是如何描述的?他们从训练中获益多少?

而我要培养这些实际能力还有哪些替代选择?

2、证书是给市场的信号

没有一条职业道路绝对要求MBA学位,MBA只是选择性的学位,并不像法律和医药专业强制规定需要法学博士或医学博士学位或是其他证书。综合管理,咨询服务,甚至是金融服务领域中有很多高层并没有MBA学位,所以,不要想当然地认为,MBA学位证书将一定会在你选择的领域中发挥你想要的作用。

作为一名教练,我有两个不同的“市场”——我在斯坦福的学生和我的私人客户,这些私人客户首先是高层领导,而在两种“市场”下,我的学位都给出了有用的信号。新学生在知道我曾经同他们面临过同样的情形(大约15年前)时,会感到放松,而潜在客户相信我能理解他们世界中的复杂和他们所面临的挑战。

但是,MBA学位并不一定会有这样的作用。我从商学院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让我和非常多样化的社会打交道,我从不向别人隐瞒我有MBA学位这一事实,也不会大肆张扬。我知道,我这个行业中的一些人对MBA的印象不是很好,在被别人以偏见的目光看待前,我需要一个机会来证明我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我尤其认为,这段经历是不同寻常的,但不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在很多其他领域和机构中,MBA学位持有者都被人用怀疑甚至是鄙视的眼光看待。

除此之外,证书能给出什么样的信号取决于特定MBA项目的声誉,而这又并不仅仅与声誉相关。哈佛,斯坦福和沃顿一直以来都位于美国最佳商学院之列,而其他人会处于他们很难共事并会给已建立的文化造成破坏的考虑而将这些商学院的MBA拒之门外。所以,问问你自己:

我现在身处什么市场?我未来也许会进入什么市场?

谁对我的服务感兴趣?如果我得到了MBA,这一情况会发生怎样的改变?

这些市场对MBA的看法是什么?一个MBA学位会给这些市场发出怎样的信号?作为MBA,我可能会面临怎样的成见(正面的和负面的)?

我所考虑的MBA项目的声誉如何?我的目标市场对这些学院和校友的看法如何?

于我而言,要发出我渴望交流的信号,还有什么替代途径?

3、加入学习社群,接触校友网络

商学院强调团队合作,MBA学生从同学身上学到的往往不比他们从老师身上学到的少,所以,考虑在两年的时间里你要和谁一起学习是很重要的。这些人也会变成你的同届校友,而与这一人际网络接触正是MBA项目提供的最具价值的收获之一。

当然,校友网络并不是一样的。大型的MBA项目会造就大型校友网络。特定的网络会集中在某个特定的地理区域或特定的行业。一些商学院的就读经历会创造出尤其活跃的双向支持来源网络。

在我的两次事业过渡期中,我都从我在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的同届校友那里获得了巨大支持。当我毕业之后找工作时,还有我开始探索自己的高管教练职业之路是,其他的斯坦福校友毫不吝惜他们的时间和看法,没有他们的帮助,我是不可能取得今天的成功的。

话说至此,人们对于在商学院中交际来作为培养这些关系的重要性持有偏见。诚然,我的学生在社交活动中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而我常常发现,我为他们娱乐自己的程度而感到愉快。虽然我现在已步入中年,十分无聊,对来我说,我更喜欢晚上呆在家里,但是,就算我当学生的时候,我也是十分枯燥,不会在派对和其他交际活动上花太多时间。

但我不需要为了从斯坦福商学院网络中获益而这么做,因为学院规模相对较小,集体文化确保了毕业生有帮助同届校友的义务感。而我不能回报许多帮助过我的人这一事实,正是我尽可能地支持那些向我寻求帮助的新晋校友们,这样“传递帮助”的动机。所以,问问你自己:

我对于我正在考虑的MBA项目的学生有多少了解?他们与我志趣相投吗?我想和他们一起学习吗?

我对于这些MBA项目的校友网络有多少了解?他们有多活跃?他们是不是集中在地理区域和我感兴趣的职业领域?

学院给其校友网络和单独的校友什么支持?校友是不是经常回学校参加重要活动?

关于差异的最后一个问题:我毫不怀疑,我开朗的美国白人身份以及取得了常青藤学校学士学位使我在商学院读MBA的过程更加容易一些。近年来,即使是MBA项目也已开始吸引更多样化的学生,而商学院仍然充满了像我一样的学生。

我知道,即使是在以其包容性著称的斯坦福,在其商学院,女性,同性恋者,有色人种,非美国籍学生,还有英语不是母语的人都会感到孤独,觉得读MBA的过程更加艰难和有压力。我希望鼓励来自各个不同背景的人们将商学院作为一个可考虑的选择,而如果有改变的话,承认目前MBA的状态的很重要的。

相关阅读:

  1. 【提醒】CFA考试收到report该怎么办?
  2. 【考生注意】CFA考试违规行为及惩处措施
  3. 通过CFA不同等级,就业薪酬差异对比
  4. 【考生必看】2016年12月CFA考试政策变化
  5. 国内的CFA是不是饱和了?
  6. CFA持证人为什么都不存在于中国高层中?

400-700-9596
(每日9:00-21:00免长途费 )

©2014金程网校保留所有权利

TOP
X

注册金程网校

同意金程的《用户协议》

已有账号,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