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A  距离考试还有    天

400-700-9596


CFA协会:教育是赢得投资者信心的基石

发表时间:2015-02-06 11:19 编辑:金程网校 告诉小伙伴:
0

在2014年12月的CFA1级考试中,全球47175名考生有20757人考试合格,过关率44%。其中,亚太更是以46%的考生比例继续成为全球CFA考试人数最多的地区。

在2014年12月的CFA1级考试中,全球47175名考生有20757人考试合格,过关率44%。其中,亚太更是以46%的考生比例继续成为全球CFA考试人数最多的地区。为此,《亚洲资产管理》(“亚资”)重温一年前对彼时正担任CFA协会亚太区董事总经理Paul H Smith*的专访,看看这位CFA协会的领头人是怎么看专业教育在金融业人士职业道路上的作用,以及资产管理行业的发展的。
亚资:首先想问,对于从事资产管理行业的人来说,CFA证书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Paul:我觉得是的,因为我们认为,如果你想去打理别人的财富,你必须要受过专业培训或有专业背景。你要努力争取一种难度较高,并非人人可得的、有公信力的专业资格。而CFA证书就是这样一种可以证明你专业水准的资格认证,它可以帮助你成为投资客户依赖的专业人才。而CFA证书也是迄今为止全球资产管理界中最好、受认度最高的证书。

亚资:可到目前为止,并不是每个做投资的人都有CFA证书,那是不是说这些专业投资者的教育还不够呢?

Paul:是的,在我看来远远不足够,亟待提高。如果你曾为亚洲大部分的养老金计划做过投研分析的话,你就会知道他们的投资委员会在专业知识上是多么的匮乏。这不是言过其实,也不是危言耸听,因为我曾经加入过几家养老金计划的投资委员会,有机会近距离了解他们的专业水准。可以说,这个行业里面的很多问题,比如短期主义、金融丑闻等等,归根结底都是投资者教育不足够造成的。

亚资:为什么说金融丑闻是投资者教育不足造成的呢?

Paul: 你看过去二十年,金融从业者的人数可谓是暴涨,但同样暴涨的还有这些做金融的人的收入。当你把这两个现象放在一起,你会有个感觉,似乎这些做金融的整天做的就是如何为公司生产利润,而不是为客户赚取收益,这显然是不正常的。

不过我们也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麦道夫丑闻和过去五、六年中发生的一系列问题不能代表整个行业的真实情况。看看亚洲资产管理业从业人员的平均水平,你不难发现,不管是否持有CFA证书,他们的操守标准还是很高的。但同时,无论多么不请愿我们也要承认,道德缺失和不负责任的现象的确广泛存在。正是由于这些不负责任,客户与公司的关系最终不可避免地走向分裂。我想对这些问题装聋作哑或者将它看成是个意外都是毫无意义的,不信你去找十个老百姓问问他们对金融从业者的看法,我敢肯定收到的反馈不是太好。

亚资:这是不是一个投资者的信心问题呢?

Paul:绝对是。赢得投资者的信心一向都是资产管理公司的首要任务。对做金融的来说,耍耍嘴皮子,空口白牙地讲职业道德和客户利益至上是不行的,你必须真真正正地切实做到才行。金融危机之后,不管是产品设计、管理费征收,还是激励销售团队,资产管理公司都必须保证为投资者留下良好的第一印象,才有可能重新获得投资者的信任。

亚资:可金融危机以后,很多公司都抱怨成本贵了…

Paul:成本真的是多了不少,这点我不否认,可以说基金公司的利润正是被这些不断增加的成本摊薄的,尤其是监管与法规的成本。比方说,现在的基金公司除了自己国家的一大堆监管法规要遵守以外,还要抽出时间来看看美国的《海外账户税收合规法案》(FATCA)、多德-弗兰克华尔街改革和消费者保护法等等,时间成本、人力物力成本能不增加吗?还有些国家,例如新加坡,又开始重新进行基金经理的职业规范和标准修正,你说成本的支出又怎可能避免呢?

但说回我们CFA协会一向所坚持的,那就是这个世界上有些原则是普世的,不管你在泰国、柬埔寨还是美国都要遵守。CFA的核心原则——受过良好教育的专业人士应当将客户利益置于自身利益之上——就是这样的一种原则,你在伦敦要践行,在金边也要遵守。有人曾说过,在成本的因素下,要对新兴市场客户差别对待,设定与发达市场不同的服务标准、客户联系和体验标准,这显然是与我们的核心原则相抵触的,我们不同意这种说法。

亚资:成本在增加,原则又不能变,那问题到底该怎么解决呢?

Paul:说实话,要想解决投资者信心的问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也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花费几年、十年、甚至十几年都是有可能的。因为在整个行业里面,各个方面都相互联系,彼此影响,形成了一个漫长的循环。有些时候,我真希望自己有根魔法棒能让上面谈到的这些问题统统消失,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未来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一段并不平坦的旅程,因此现在我们需要做好相应的准备,同时清楚明白目的地在哪里——如果目标不够明确,不知道什么是一定要做的,我们就可能会误入歧途。这当中,我认为唯一可行的道路就是为投资者和投资专业人士提供更多更好的教育,告诫他们时刻把客户利益放在第一位,把职业道德放在操行之首,以客户为先的原则来推动自己的事业和公司事业的发展。

亚资:那您觉得解决问题的当务之急是什么?

Paul:改变监管的思维。你看现在,监管层对基金公司的压力是越来越大,但我们却很少见有监管者真正严格地推行教育标准。现行的教育大都是为确保从业人员遵守当地监管和税务方面的法规,而不是为他们打下资产管理或证券分析的知识基础,换句话说就是,亚洲大部分的监管都是在告诉基金公司你不能做什么,而不是说你应该做什么。当你说不能做什么的时候,这是命令;当你说应该做什么的时候,这才是教育。

亚资:您怎么看亚洲的资产管理行业?

Paul:这是个非常有趣的试验场。首先,这里有16到20个国家的资产管理行业基本上都是由本国公司把控,在区域的市场范围内,很少有真正意义上的泛亚参与者,你很难在整个地区中找到一个能称雄各个市场的玩家,所以亚洲的资产管理专业能力是很分散的。未来是否能有一两家横跨亚洲的基金公司出现呢?有这个可能,不过我估计要等上几十年。

同时,在亚洲,一间资产管理公司的寿命可能远远超出你的预料,因为这里的很多发展并没有遵循达尔文的进化规律。在欧美,资产管理公司的所有者曝光在公众监督和严格的审查之下,他们必须做出理智、审慎的投资决定。而在亚洲,许多资产管理公司掌控在私人手里,有的甚至是为了某个集团而存在,或纯粹为了撑面子而设立,所以说监管、或者说推行投资者教育就更加困难。

还有一个有趣的点就是,在这里如果你拥有了一个市场的资产管理牌照,那么这些牌照本身可能就是一种资本——刚进入本地市场的外国资产管理公司很可能为了这个牌照而同你合作,付你报酬,因为当地法规并不允许他们直接进入市场。

所以,你问我怎么看亚洲的资产管理行业,我想归纳起来就是:各有特色但管理过度,而且这情况看起来似乎还会持续下去。

 
亚资:您怎么看亚洲基金护照计划?

Paul:必须说,很遗憾,在推动亚洲基金护照方面,我们协会能做的不多,但是我们支持任何提高市场效率的想法,包括亚洲基金护照计划。以我的个人看法,亚洲基金护照的时代已然到来,但要想将这个护照计划做好,就不能只在澳大利亚、新加坡或者香港来推行,应该放眼更多、更大的市场。而亚洲有全世界潜力最大的市场——中国,这足以推动资产管理公司们投入资源去建立可以通行全亚洲的产品,在护照计划下进入不同的市场,获得利润。

亚资:现在亚洲有不少投资机构都委托第三方来进行投资,您怎么看这种现象?

Paul:我不反对将投资委托给第三方机构,但你不能因为不想担责任或是觉得没有能力负责任,才把投资委托出去。要知道,这种卸责式的委托是最糟糕的,因为对客户而言,这完全是你失职的表现。

其次,委托投资应当在投资委员会制定的专业框架下进行。投资委员会要做一系列的分析,包括委托对象是否合适、委托对象是否已有其他的委托授权,以及未来几年中,对于已经委托出去的投资,投资委员会是否会主导投资的决策等等。

亚资:亚洲的CFA学生同欧美的学生相比,有什么不同吗?

Paul:对比亚洲和欧美的CFA学生,我发现非常有趣的一点就是亚洲学生更年轻,更加关注获得资格认证,然后把它当做找份好工作的敲门砖。而在西方国家,大家更强调持续的职业教育,希望通过CFA的学习来增强知识深度,进一步了解金融市场动态。老实说,这样的地区性差异也给我们带来了不同的挑战,所以在亚洲,我们的计划更偏向为初次进入金融服务业的学生提供入门证书培训计划。

亚资:现在CFA协会在亚洲的发展如何?

Paul:十年前我们在亚太区(包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还只有5000个会员,现在有1.8万左右,增长了三倍多。而我们每年新发出的CFA证书大约有3000多张。我真心希望这样快速增长的势头能够一路保持下去。从地区上看,香港的会员最多,我相信三年后中国大陆将超越香港。而我看印度在不久的将来也会超过香港,因为这两个地方是亚太地区增长最快的市场。全球范围来看,我们已经在13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了超过12万的会员,发展还是很不错的。

 
Paul H Smith现为CFA协会全球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相关阅读:

  1. 2016年12月CFA一级公开课(8月专场)
  2. 2016年CFA考试在国家会展中心成功举行
  3. CFA复习恐惧症你有吗,2016年CFA考试来了!
  4. 2016年暑假如何怎样学习CFA更有效?
  5. CFA北京协会|2016年6月CFA1-3级模拟考试
  6. CFA协会总裁来虹口区金融局考察交流

400-700-9596
(每日9:00-21:00免长途费 )

©2014金程网校保留所有权利

TOP
X

注册金程网校

同意金程的《用户协议》

已有账号,马上登录